理论派

再论张雪峰先生的片面性

声明:该文所有内容,都是基于不成熟的观点构成,请勿将其做为严肃作品。

最近因为张雪峰的事,关注了一些博主,以及微信订阅号,很多订阅号带有一些批评时事的倾向,但是这些订阅号,有时候也是非不分,在这次张雪峰说文科都是服务业事件中,张雪峰分明是胡说八道无理在先,媒体们炮轰他,一些学者们为自己正名这都是情有可原,偏偏有的自媒体事不觉得大,要弄出几个糊涂虫去,写几篇文章,说什么“媒体开始集中火力批判张雪峰”,如此如此,仿佛自己就是为民请命,面对一个“敢说真话的”,有人攻击他,责难他,就得挺身护持,否则就无法突出自己的独立价值了。

支持张雪峰的人都说,他不过是说了几句真话,得罪了很多人,其实张雪峰说几句话,倒不是什么重点,重点在于他在舆论压力下那番似有似无,皮里阳秋的表演式的道歉,本质上说明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说错了何处。

张雪峰错了吗?当然错了!

文科变成今天这样,是谁的错呢?我们换句话说,今天在各种 KTV、酒店、饭庄、聚会场合舔那些高管、高官的,真的都是文场混的?拉出几个来问问,谁不能找出几个学理科的,尤其是理科生有的是放得开的,拍马屁不灵,那整天就是个炮灰啊,否则何至于迎来所谓中年危机,35 岁烦恼呢。

理科比之于文科,当然有更方便的就业机会,因为在一个基建大国,要做基础建设,当然是科学技术方面的学科需求量大,可是不要忘了,在科学技术圈里,为什么像屠呦呦这样的人能拿到诺贝尔奖,在那之前,却很少有国内的科学技术奖花落于她呢?谁能想到我们今天冷落的哪个科学家,明天就能在高台上领奖呢,知乎上有谶语,说即便是霍金这样的知名人物来了,在中国的大领导面前,也得支棱起来,点头哈腰三敬酒。

在中国搞基建,有的是偷工减料吃拿卡要,这难道是文科生算计出来的吗?毕竟中国的政治家们,很多都是搞理科的,所以大家重视理工,人人都重视,就必然生出很多弊端,文科如果有病,理科就是发疯,所以很多时候,我们见到的社会场面都不可理喻,人的生命没有价值教育,人的存在自然也就只有他自己珍惜。

中国人重视文科吗?当然是重视的,但是远比理科来得淼淼然,我们重视文科是怎么重视的,把他当祖宗,把他当成不可更改的东西,把他当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东西,以至于即便是经历过晚清的痛苦沉沦,十年浩劫,我们依然把他当成是一个嬉笑怒骂工具,因为文科,学了完全没有理科有经济价值,在中国这么个经济发展中的国家,人人都把一夜暴富当成是重要理想的社会,文科一直以来都不是那么重要,但是东学西渐、中体西用,如果不是最终把西方思想传导国内,也许今天人人都还留着猪尾巴辫子,跪天跪地,口称吾皇万岁。

诚然今天我们藐视西方的侵略性与荒谬行为,但是今天人人都以理工为重,难免未来要吃理工的反噬,大家应该都知道,理工受重视,尤其是像张雪峰这样对理工重视,把钱钞都和理工联系起来,结果必然迎来巨大的理工生数量,这个国家虽然重视理工,但真的每年都能接纳数百万理工应届生吗,在当今社会如此轻视、慢待文科的社会现实下,比如 2024 年 1179 万的毕业生中,兴许就有一千万是理科的,这一千万理科毕业生,加上陈年还没有就业的理科生,有个三两千万的人需要求职,众所周知,人多了,钱就少了,却也使得那些倒霉无法找到工作的理科生,一样遭受所谓文科之累。

同样我们也不要忘了,人,大多数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大多数人都可以做一个职位的工作,这也就造成了任何一个人离开这个职位,马上就会得到补充,你是谁不重要,你有能力也不重要,因为失去了你,有的是和你一样有能力的,那么你学了再多的理科技术,顶多就是做一个垫背的。那么你学习理科是不是也多少会遇到糟心事呢?

说回来,张雪峰之错,并非全在轻视文科,而在于看不起服务业,把服务业当成是舔狗行业,这并不符合一个所谓的教师形象——当然他算不得教师,所谓服务,指的是什么?我之前也说了,理科虽然比文科就业好,但是任何一个理科生出来,都不是自成一派,自己就可以开公司的,按照工作的情况分析,假设你是一个计算机理工类的学生,学的是某些计算机语言,那么你出来,要么去网络公司为公司工作,要么自己创业,搞一个独立软件,然后卖钱,要么就去考公、考编,依然要考文科。

如果你是去公司工作,我就不信你不需要讨好产品经理,不需要讨好甲方客户。如果你是自己做产品,难道你不想你的产品被人使用?如果被人使用,就总会迎来反馈,那也必须要和用户进行交流,他们向你提出需求,你为了留存客户,难道不会去尽力满足他们么,这种行为,只要有意说你,谁都可以称呼你是舔狗,那么你学理科比之于文科,在舔这件事上,难道就可以免了吗?

如果你是干纯科学的,我们举个大例子,比如欧洲的强子对撞机,这个东西需要耗费巨大的财力,理科生们认为这些财都是谁出的?难道纯做科学研究的,就能凭空抬出 210 亿欧元吗,如果这样的话,何至于耗费很长时间的经历去争论值不值呢,要知道欧洲各国以及美国这样的国家,其政治家大多数都是文科出身,结果就是,理科生虽然自己干自己的事,其经济命脉确掌握在文科人士手里。

再举个例子,以美国国会为例,整个国会都是政客,像扎克伯格、阿尔特曼这样的顶级公司的顶级理科生,在面对这些国会政客质询的时候,都毕恭毕敬地,哪怕那些政客什么都不懂,就像白痴,在那样的场景下,难道不是理科在舔么,如果你的回答不能使其满意,你的产品就要下架,就要面临罚款。

理科生做出了人工智能 ChatGpt,但是文科生却通过立法,限制了人工智能产品的禁忌与价值观输出,使得他做任何事都战战兢兢,甚至在国内,连马克思的问题,都有很多被屏蔽,这当然是理科生做的,为什么?因为文科生让他们做的,为的是要服务大众,这就是服务业之一。

要知道,没有一个行业不是服务业,之所以有产业之分,是因为人们最初没有意识到对社会进行如此分类,工业、农业是我们衣食住行中重要的一环,如钱学森之流,是多么伟大的理科生,可是不还得为了祖国建设回来服务吗,难道说他们学习了核物理,就可以自己手搓原子弹?

当今社会,顽疾很多,轻视文科不重要,因为文科并非是登入仕途,走上富贵的唯一道路,甚至成了末流,但是对服务业的不尊重,就是在自己骂自己,如此看来,像张雪峰之流何其可悲。

——草于 12 月 12 日夜

标签:张雪峰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