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三论张雪峰先生的片面性

声明:该文所有内容,都是基于不成熟的观点构成,请勿将其做为严肃作品。

正所谓事不过三,不过这次张雪峰先生的影响似乎太大了,以至于事情过去了好几天,仍然有不少自媒体在谈论这些问题,当然最终的结果是离不开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教育,尤其是文理科教育有一定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中国的教育是存在问题的,但是谁也不敢轻易指出具体问题出在哪里,或者说即便指出来了,也不一定能触及本质,带来反思和改变,因为就目前的社会形势来说,纵然有千般问题,目前的教育也已经是比较好的了。

因为教育不仅仅是教育本身的问题,而且还涉及到人性、社会、政治、伦理等等诸多方面,最重要的是法治,教育问题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法的缺席,或者说迟到,以至于教育界总是存在一些荒谬的事情,比如某些伦理问题。

文科不是从张雪峰先生开始式微的,最起码从新中国解放以后的一瞬间,中国当代的文科事业就注定了要受到各种歧视与轻视。因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思想理论虽然是文科,但这个文科却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文科,而马克思主义重理轻文,唯独对意识形态热衷,导致我们对理科非常重视、另眼相看,尤其是重视工业,所以从新中国建立开始,我们就大力发展工业,以至于中国的基础建设不断发展,达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在文科方面,确是处处受到钳制和打压。

1952 年,中国大学学习苏联模式进行了改革,或者称为院校调整,受制于意识形态的原因,很多文科专业被裁撤,到 1956 年全国开始反右倾打击右派分子,之后便是人人都知道的十年浩劫,一场场沉重打击,对中国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也是导致当今社会严重歧视和轻视文科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如果从马克思的角度,这种现象是不对的,但是意识形态终归是为政治服务的,所以纵然像文科类学科属于上层建筑,也需要为经济基础也就是所谓的地基服务,这是导致张雪峰先生错误认知的重要原因,文科本来不需要什么舔,也不尽然是服务业所能概括的,但是在任何一个社会中,科学技术的发展一定是比之文化思想更有可能获取短期且丰厚的回报,比如经济发展、技术进步等等,这导致了整个社会极大注意力都放到了理科行业,因为这些行业能创造出供人吃穿住行的经济产物,而文科终究只是一些理论上或者意识形态上的东西,在经济发展大于一切的社会环境下,即便是政治,也能在一定指导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文科就一定是得不到任何发展机会,只是在当今社会,还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思想层面的东西,有具有极大的可侵入性,相比于理科而言,文科专业的理论,更容易被一些别具叵心的人拿去利用,比如宣扬某些社会思潮理论。那些冈本六君子诸君嘴里经常说的某些问题,就是整个文科要面对的问题,东西方的差异,本质上是意识形态的差异,所以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会想办法到对方国家的社交以及其他平台发表表达自己意识形态的各种文字,表面上看是文化交流,实际上就是在对外传播某种价值。

张雪峰他们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人们认清现实,这固然是不错的,但是光是认清现实就够了吗,张雪峰固然不是鲁迅之流,也不应该就发表了胡说八道之后不了了之,甚至道歉的文字都显得那么荒诞。当然责任不在他,需要所有人努力认识到文科的重要性,想想看为什么鲁迅在民国骂中国人,会被人奉为民族魂,而胆敢有人在今天骂中国人,则必然会被奉为境外势力、汉奸等等。换言之,文科何错,错的不过是人们不愿意承认存在的问题,因为理科的发展能够带来足够的经济、基础建设、暴力方面的强大,靠着这些就能营造一种国力强盛的华丽外表。在这外表之下,不管里面多么腐朽败坏,遇到外人质疑,只要一概不承认就能一直支撑下去,而文无第一,你的衰败与落后永远没有标准,因此,总会有人质疑文科有什么价值。

要知道中国数千年的历史进步,最重要的文明特征,就是文字,文字是文化的最初表现,任何文化的意向,都需要借助文字表达,就算是绘画,如果没有文字,人们也不可能将其所蕴含的意义解答出来,且长达二千多年的时间内,中国的文科一直处于社会高等地位,享受了很多崇敬,那么对当今社会,如果反过来,理科也拥有那么高的待遇,本来没什么问题,历史的发展没有定律。

根本问题是社会中无处不在的歧视,比如服务业,因为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服务业基本上都是在什么餐厅、KTV、酒店以及各种咖啡、饮料、图书馆等场所工作,所以很多人都认为服务业是一个低端的行业,加上数十年来对文科的蔑视,导致了两者之间无形中画上了一个等号,可实际上文科所做的事,却是比较高级的,本来重视理科,轻视文科,也不应该产生任何歧视,而应该是对互相的尊重,只是免不了,人的想法是随着自己所能获得的利益而动的,所以今天的世界,实际上是个歧视的世界,纵然没有种族歧视,也有地域歧视、城乡歧视等等。

笑贫不笑娼的社会,就是多产生几个张雪峰,本也不足为奇,但是这个问题是值得警惕的,我们今天站在什么角度批评张雪峰?是为了捍卫文科,还是为了我们自己的未来?人们或许会以为,特立独行是值得尊重的,但社会运行总有一个规律。

跳出规律不啻是一个新奇的举动,但是就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角度出发,任何越轨的行动,都是应该要予以抹杀的,当今社会的整体利益,是一个集体的利益,这是一块大的蛋糕,这蛋糕就是张雪峰们所倚靠的重要理论依据,但是媒体们需要给这块蛋糕打掩护,因为科学没有高低,政治、哲学、社会伦理等等却是有各种区别的,所以像一些大的媒体,必须要批判张雪峰,否则制度就会表现出落后的迹象,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从我的角度考虑,国家如果需要发展,必然是需要一个清醒的认识,这种认识显然就目前来说还需要很多人前赴后继地付出努力,因为本来文科领域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不管是社会学、新闻、历史、心理学等诸方面,许多问题,显而易见,许多现象也令人唏嘘,背后隐藏的不是别的,恰是权力的斗争。

——12 月 17 日午后写毕

标签:张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