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论剪径的艺术

声明:本文所有观点仅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不具有参考性,请勿用于学术用途。

薄暮沉沉,风息烛台。

《西游记》中的孙悟空是个妖猴,还不是普通的妖猴,是个所谓的太乙散仙,虽本是天地孕育,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后来忌惮生死伦常,便访仙求道斗天斗地最终获得了一技傍身,可不要忘了天外有天,最终还是栽到了如来手里,从此以后便处处受人掣肘,被一个小小的金箍给拿住了,不过猴头最终修成正果,也算是可喜可贺,相比那些身居庙堂的下流货色,着实是叫人羡慕。

大概是人多少可以说是猴子变的,所以人对于猴子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尤其是看到有本事的,但是猴子总是改不了猴子的本性,人似乎也难免,所以人的身上也有了许多禽兽的特征,这眼下说的便是。

而说到禽兽,我总是会想到拦路抢劫,你看那动物园、景区驯养的猴子,不怕生人,就喜欢对着游客双手一张讨要食物,有的甚至直接爬到人身上去抢劫食物,但要放到人的身上,不少人难免还会想到那些绿林好汉,似乎这还是有些侠义道在里面的,只是从司法的角度,不管是拦路抢劫还是占山为王都是没有道理的,所以这肯定是做坏事。于是人们就想到了很多好听的、好看的、好玩的办法,把这没理的说成是有理的,把那枯槁的韭菜叶子,收了一茬又一茬。

专家之痛

今年国家的经济形势不是很好,所以老百姓都希望国家发点钱,可惜国家机关没有发声,政府的喉舌,官衙的刀笔倒是先开始说话了,不但不替百姓着想,反而是处处埋怨人民不该把政府逼急了,仿佛自己是多么伟大的先知一般,坐在云端,看不见民间的呼声,时间久了,倒是让人越发对社会感到失望。

国家要做的事,分明是想方设法创造财富,给老百姓更多的机会去积累财富,把钱留在人们的手里,而不是从他们手里把钱拿去当自己的。但我们看这专家门的话,似乎永远和我们站在对立面,以至于很多事都不知道专家们说的是真是假。

这两年专家屡屡站到台前发声,替决策层充当传声筒,面对房价过高的呼声不断地涌现,专家脑袋一热,说可以降首付,可以降低房贷利率,可以买房送东西等等,却不知道人们为什么买不起房子,那是这群人真的肚里空空,脑袋里什么像样的屎都没有吗?恐怕不然,它们必然是知道自己的言论可能会造成什么影响的,只是作为一种转移焦点矛盾的重要手段,专家们,必然是要站到台前来的,否则其幕后真正的混账,岂能舒适安逸地躲过悠悠众口,寒枪冷箭?

说到底专家们表现出来的所谓混账、糊涂、不食人间烟火似的诘问人民“何不食肉糜”,这都不是出于他们真正的知识水平和学术层次,而是要为了提某个荒唐的政策或者某些荒唐的官吏充当话事人,充当传声筒,充当试探人民容忍度、接纳底线的奴才。

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要做的事,更应该鼓励民众积累财富,这是古人都知道的事,但是有人偏不这样想,认为经济都是消费带动的,所以经济越不景气,越是应该鼓励民众消费,刺激民众消费——所以各种手段都拿了出来,年轻人不消费,就鼓吹要老年人消费,老头老太年纪大了一身病,不花钱不就是为了存个棺材本吗,要知道这社会买个墓地都要几十万,他们偏偏要劝这些老头,说什么七十岁都不算老,去找个工作吧,去消费,去干活……

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样是要掏空人民的口袋?他们当然知道,只是与自己的腐败的生活相比,宁愿苦了百姓、累了民身,也不能拖累自己奢靡的日常,所以专家们往往就出面来了,出面说经济非常好,老百姓们应该继续花钱,出面说每周工作一小时就不算失业,出面说因为种种原因,就不公布失业数据了,如何如何,结果就是,专家变得名声越来越臭。

虽然不能全都把问题推到专家身上,但是恶人的狗往往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名声,所以说专家们并不冤枉,因为他们的所有建议、提议往往都和社稷民生完全不搭界,他们所要创造的世界,是适合于所谓人上人也就是权贵、富人们居住的社会,而不是一个适合于所有人民居住的社会。有了这层社会基本现实,我们也就应该知道,在整个国家中,不管是什么主义来了都没什么意义,只要有人掌握了权力,他们就会知道,什么主义、理想,不过是满口的仁义道德罢了,因此有专家在,国家如同豢养了一批妖孽,其将亡之征兆,显然是可笑又持续的。

只是,专家这种畜生,把老百姓折腾得死去活来,虽然不犯法,却远比拦路抢劫来得具有艺术性和娱乐性,仿佛一张巨大的天网,人人都要居住其中,人人杞人忧天,却又不得不面对时刻的威胁,这样,倒不如把天直接压下来的好。

短斤缺两

我们说的这些问题,很多人可能并不会在日常生活中碰到,因为总有一些例子是发生在某些人多的地区的,比如景区,但这种情况往往有几种现实,一方面是人多的地方人素质高,另一方面是人多的地方人素质低,这两个是不是对立与矛盾不能并存的,而是一种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出现的极端现象,比如一个大都市,极端富裕者与极端贫困者可能就住在隔壁,那些有钱有势的住在豪华别墅,或者什么汤臣一品内,那些极没有钱的,晚上兴许就能在他们的小区外面席地而卧,不过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有的地方却总是发生一些令人唏嘘的荒诞乖谬之事。

说到短斤缺两的事,实是屡见不鲜,但有价值的似乎不是很多,主要是全国各地的人太多了,所以每天发生两三起,在平常人看起来,也算是很多了,很多的案子大家都是在一些新闻中得知,尤其是在一些知名的地方,这两年经常有比如某岛、某亚等旅游热点地区发生,而在短视频网站上,能看到很多其他地区的缺斤短两现象,虽然这也是常年整治的了,但每每都会发生,我们应该知道,所谓的无奸不商,其实只是一个以偏概全的理解,但是三而其一有奸商,肯定是对的。

短斤缺两也是有技术的,需求很大,满足了一些量器生产厂家,以至于很多称量器皿都专业化了,如果不认真检查,真的难以察觉。一些高科技的电子秤,甚至可以做到需要极端高级的仪器检测才能检测出真假,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们会对少个一块两块的斤两去计较吗,如果不是遇到专业打假的人士,真就是一薅薅出几套房来。

中国人向来讲究一诺千金,讲究诚信,所以古人说人无信不立,问题是当我们真的要去深究的时候,人们又会说,这套东西是拿来约束君子的,我们是普通人,不是君子,所以没有必要处处去遵守什么古来的道理,于是在当今社会出现各种问题也就不足为怪了。

我们总是说,古人写小说反应就社会的各种社会恶习,那么今人写小说,是不是也是在表达对当今是世界尤其是时代的不满呢,否则何以金瓶梅成了经典,何以大家都喜欢阅读各种小说,说起来,这短斤缺两也不是什么新的现象,凡是做生意,讲究买卖的,十个里面总有一两个是唯利是图者,为此,哪怕是出再多的《骗经》,也说不尽、道不清这世界上的你遮我掩。

但是短斤缺两的问题,却经常出现在那些经商的身上,还不是什么大买卖的身上,往往是一些小商小贩,说白了,是像借着短斤缺两,谋些个短时的利益,毕竟如坑游客,也只是让他们上一次当,如果数额不大,兴许很多人还不愿意花费那个时间与精力去与你打官司纠缠,哪怕把你查出来,送进班房,你出来改换门头,该坑一个还得继续往下坑。

当然商业利益中往往涉及到一些非常隐秘的交易,尤其是涉及到金融、贷款等交易,这些交易未必不正当,却很容易赚到大钱,尤其是借钱这种买卖,还涉及到很多消费者的心理学研究,于是在这赚大钱的情况下,商人的奸猾就逐渐锻炼出来了,于是出现了短斤缺两的问题——比如贷款五万实际到手只有四万,甚至更少。

一般人出去买菜、旅游购物估计很少会随身带着秤杆,这就给了这些商家、买卖户很多作弊的空间,在以前卖大闸蟹的一只蟹最起码套上一个同等重量的皮筋放在一起卖,把皮筋卖出了大闸蟹的价钱,更别说所谓的大闸蟹,也不过是放到湖里过了一遍水罢了。

如果我说一个全民腐败,这问题难道还值得更多论证么,毕竟从古至今,只要人还是这群人,现象就永远会继续下去。但是全民之中,毕竟还有好人,所以一棍子打死太重,挥棒多少会有些忌惮。

预制菜

我知道中国人对于食物,要求已经是很低了,即便知道食品问题频频出现,也对满大街的买卖不会太设防,所以餐饮行业即便在三年疫情期间,依然还平稳运行,但是在对于下一代的问题上,人们的关注程度却非常高,因此像预制菜这样的问题,我们总是要和商人们大声探讨一番。

预制菜如果拿到任何一个地方,人们都不会产生所谓的群情激愤的感情,但就是有一群人想着法子要把预制菜弄到校园里面去,这样,就触动了几乎所有家长的利益,无论专家们怎么为预制菜背书,坚决抵制就对了,在预制菜的背景下,哪怕饭菜做得难吃,只要新鲜,就可以了,但是预制菜,动辄保质期一年半载,专家们说都是健康的,但是如我上述一些论断,商人重利,只要有重大利益,自然就会出现猫腻,对我们来说,预制菜就是一个重大的入口。

你可以说方便面也是预制菜,没有人说方便面多么不堪,顶多说它不营养,但是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即便我们多么爱吃方便面,只要不是上街讨饭,谁也不可能天天都去吃方便面,而且,如此健康、便利的预制菜,我却从未在各种大型体育赛事,国家会议的场所以及各种国宴、政府宴会上见到说用预制菜的——也许有哦,毕竟只要不是现做的菜,人们都会叫他预制菜,不过我绝不信,有人会把这些东西拿去给外宾吃。

而且我们还能发现,很多预制菜的厂家,本来就是口碑非常不好,甚至曾经涉嫌违法犯罪的所谓知名人士,比如某核子,让这些人踏足预制菜领域,本身又是对预制菜声誉的一个重大打击,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就算预制菜是安全的,它的本质应该也和市场上卖的可乐、奶茶一样,也许我们爱喝,觉得好喝,但是天天喝可乐、喝奶茶,就是会引起身体的健康问题,何谈身体发育还不是很健全的孩子们。

要知道市面上三四块的饮料,基本上都是用各种浓缩果汁兑的,还不止是加点什么糖和水,还有很多色素、香精之类的,这种东西安全吗,当然咯,只要是符合国家标准(我们的国家标准是真低啊,也许还在发展中)的添加剂,人吃喝是不会有问题的,但是我相信,哪怕是再安全的东西,比如核电站,普通人也不会想去靠近,因为总有风险,更别说处处都是坑的食品安全。

当然预制菜本身不是错,因为确实有很多场合不适合做饭,所以用预制菜来为人们提供方便的饮食,然而这毕竟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也就是说,正常场合,谁都会选择吃现做的饭菜,而不是机器预加工的产品,否则很容易导致致命的问题。

当然最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每次出现食品安全问题,总是有诸如冈本六君子之流出来说,啊西方人也不干净,日本人也有食物中毒,说实话,食品的问题是真的需要反思,当然西方人、日本人的食品安全问题层出不穷,最起码他们在出了事之后,不会雇佣这群歇斯底里的去转移注意力,看看鼠头鸭脖事件前后这些人的表现即可知之。

医疗腐败

医疗腐败在我写作的时候,已经开始在调查,查的很多,但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似乎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般,难道说这个偌大家国,腐败的医疗系统就那么几个?当然了,在这期间是查出了很多东西,但是人们越来越奖目光调离到了其他方面,比如亚运会等,所以到了今天,完全没有了声音。

涉及到人的生死,所以医疗腐败的问题,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当然问题是不仅仅在医疗方面的,教育、就业以及各行各业都有必要进行反腐败调查,毕竟,我们的社会是一个高度腐败的社会,只要有利益交换,必然有大量腐败的产生,而医疗方面的腐败,往往是致命的,我们有时候喜欢指斥民众与医生之间的矛盾,其本质是对生命的敬畏还不够,所以医疗方面往往会有大腐败,根源是权力太过集中,外加监督机构的缺失,这导致了我们必须要在问题发生之后才能纠正错误而不是事先预防错误的发生。

所以我们会看到某医院科室主任、医院院长花大钱买设备,结果超过一半的成本都进了自己的腰包,我们之前总是感慨没有国产的高精尖医疗设备,以至于外国设备花费大价钱,但我们是否有想过呢,外国设备的价钱高,有多少是因为腐败贪腐,更重要的是,即便我们做出了成本更低的国产设备,谁能保证因为医疗腐败而不把这些国产设备的价格推高到和外国设备差不多呢?

为此彻查全国医疗系统是很有必要的,但目前来看,调查仅仅只是一种缓兵之计,为了平息部分人民对于医疗问题的不满,处理几个出头鸟或者抱怨极大的问题,这样人们会把关注点放到别处,那么更深层次的腐败问题,就可以不用查了,毕竟应付应付普通人,这一招还是很有效的,只是不知道把一群蛀虫放在房子里,会不会有什么恶劣影响,当然了,万一要是把医疗体系一扫而空,人们看病就得耽搁耽搁了。

事实上,如果官方真的想要调查,肯定会全面铺开而不仅仅是拿出几个出头鸟就算了,所以我们应该能知道,腐败与反腐败永远是相互依赖的关系,国家如此之大,就算是天天揪出一个贪官,每年也只有365个左右,而全国有多少官员?

医术不精容易导致医疗事故,贪污腐败、吃拿卡要却能让整体社会环境变得很糟糕,造成的影响远比医疗技术问题更为险恶,但是当整个社会都陷入腐败之后,想要彻底纠正就很难了,说到底不管是医生、官员还是各种行业,大家都应该明白,都是为了人民服务的,所以人民应该享有足够的知情权,医疗腐败的治理为什么渐渐没有声音了,难道不应与人民知悉?

罚款指标

我想,凡是开车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问题,但是问到交管局,基本上都说不知道,不过很多有在交警部门工作的人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嘴上说没有,实际上这也是很普遍的问题,交警罚款如果有了指标,各种问题就会出现,因为警察部门是隶属于国家机器的暴力工具,所以人普通人而言是很有压迫力的,让他们服从,当然是很简单的,毕竟很多人确实是违了规章。

但是现在这个互联网发达的时代,要机械性地让警察对普通人实施一般性的钓鱼执法,往往会引起巨大的舆论影响,因此现在的很多创收手段都修改地比较隐蔽,比如在交通路线上做点手脚,马上就能让某些路口出现几十万的违章车辆,这罚款指标不就达成了吗,尤其是一到年尾,为了达成目标,必须要加大罚款力度,所以往往到了年末,会有很多突击性的各种名义上的交通查处行动。

当然,对于这一点,我们是没有办法做过多评价的,只是对于地方而言,所有的政策都必然有应对之法,即便不给你弄指标创收,只要把罚款数额与你的工资、奖金来个挂钩,你马上就有动力了,就算没有指标,只怕也比指标来得更有动力。

旅游点设卡收费、用围墙堵住风景

每当大家去旅行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是冲着风景去的,但是很多风景区都由某些公司企业控制,但是一个公司毕竟没有办法把整个地方的景色都圈进自己的管辖范围,所以很多人们能够在景区之外欣赏到的美景,就成了这些企业营收的巨大的威胁。

因此这两年频频见到很多景区,在各种道路边设立围挡,阻挡人们欣赏免费的自然景观,如此行径,如果不用流氓无赖区形容,恐怕都对不住我们的钱包。

人类毕竟是一种动物,所以没有人有任何权利把自然界的美景垄断起来,当然某些政客可以这么说,只是把这些行为都商业化到这种行径,未来也难免不会出现呼吸税。

我们也可以换个例子,比如国家建设基建设施,大桥、铁路等,很多东西都有财政拨款,财政大多数都是公款,这些公款,显然来自人民,而人民过自己的钱修的桥还要花钱买路,你说他不合理,却又要说他们想赚钱,如何如何,总之就是实在是令人感到荒诞。

杂说

想想看,即便是妖怪吃人,也得想办法把人骗到自家洞府中去,然后才将其拿住,如孙悟空所言,变个美女把人吃了,那也是人性受诱惑使然,但现在的人,似乎都不愿意做一份心去骗,明目张胆也是屡见不鲜。

人类对于利益,永远只有更大的贪婪而没有满足,所以所谓剪径,也就越做越狡猾,纵有很多手段将其擒获,我们也应该知道,环境使然,杀了一个,更来一群,你不弄,有的是人弄。

标签:剪径

本文标题:论剪径的艺术
本文链接:https://sliun.com/20.html
版权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禁止商业使用,禁止发布到墙外简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