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如何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文科辩护?

声明:本文所有观点仅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不具有参考性,请勿用于学术用途。

有这么一个情况,当我们身处一个人工智能高速发展,芯片技术被所谓“卡脖子”的时代中的时候,对于我们的经济和科学发展而言,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才?

中国这两年不断往外太空探索,让很多人都上了宇宙,其中还有大学教师。要知道航空业、汽车行业、人工智能、AI、显卡、操作系统、芯片、光刻机等等,这些在当代社会直接拉开了东西方现代工业差距的产物都是理工科产品,要么就是材料学类,在文学方面、社会学、政治学、历史学等等文科层面,很难说有多少人去关注,要引起重视就更难了。即便谈到了文科,也多半会认为是无用之学或者说吃干饭瞎说话的,要么就认为某些文科被西方人所渗透,学完就要成为某些西方的代理人。

要知道,美国以及一些欧洲国家对外打交道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搞政治,政治方面,他和你谈民主、自由、人权,而不和你谈什么火箭、光刻机、芯片,即便和你谈这些,他们也说你得先把人权问题弄好了,我们才能和你发展经济——比如欧洲禁止进行用于死刑的药品贸易。因为文科是上层建筑,理工科是构筑支撑这上层建筑的重要基础,如果没有上层建筑的追求,理科的存在似乎就没有意义,而没有基础支撑,上层建筑本身也存在不了,所以对我们来说,该如何为一个看上去暂时没有那么重要的上层建筑的发展做一个辩护呢?尤其是当我们还是发展中国家,亟需要努力搭建基础的时候。

在一个号称基建狂魔,把重工业、基建当作是伟大成就,把造船业、航天工业当成是一个重要的发展特征的国家,文科在这里似乎显得非常弱小,也毫无价值,民主自由不说,就是马克思主义,也在现实中的阶级冲突、劳资纠纷问题面前显得脆弱不堪,我们的人民大多都没有宗教的信仰,但是我们不能失去我们伟大的文化传承,抛弃了旧社会,不能因此而忘记过去的功绩,和马克思一样,他们带给我们的不是多么强大的军队,多么伟大的领袖,而是留下了无数人类思想的精华,留下了文科中诸多让我们面红耳赤地与人辩驳的论述与纷争的“资本”。

所以在这里,我们确实要为文科说几句话,好回应那些文科无用或者轻视文科的理论。

第一、启蒙,靠的不是船坚炮利,而是思想的斗争。

我相信中国人都不笨,上过学的都知道中国近代以来的落后,根本原因是思想上受到了桎梏,而不是在科技上和世界脱轨,我们也知道,在清朝晚期以来大家都知道制度出了问题,思想有了空缺,但权势集团们也是默契得很,就是死也得把整个国家的油水吃干抹净,等到实在是没辙了,也要弄个看上去美丽,实则加速自己灭亡的所谓君主立宪。

民国人大唱什么民主、科学,然本质上还是没有触及到灵魂,作为现代社会的基本构成,民主科学在彼时刚刚突破思想束缚的社会中还属于是遥不可及的口惠,本质上人民需要的是初级的启蒙,是基本的科学,要知道进化论,知道如何对付迷信,知道如何看待政治权利等等,但是恰好此时正如古代的分裂时期,国家内忧外患人们根本无从去学习那么多东西,那么些新的名词。

现代呢,人们掌握着最快的信息网络,却仍然要面对重重壁垒,这里来个议程设置,那里来个信息茧房,我们对于文科的态度显然在西方大搞科技发展的时候发生了可悲的认知,认为文科实在是不足挂齿,你看虽然莫言得了诺贝尔奖,某些大微一发话,他就成了迎合西方价值观的作家,但我们要知道,光是靠着仇怨与嘴炮,显然是没有办法把老美咒死的,满朝大臣,夜哭到明,明哭到夜,焉能哭死董卓耶?

要知道,很多公知对中国人的存在有一种蔑视的态度,因此对他们来说,用全西方的模式来将中国人带到全盘西化的道路是毕生使命,可惜的是这种启蒙往往会把人带歪,中国人都丧失了对本国文明的坚定认同,启蒙就毫无意义,因为任何启蒙都是为了将这个国家带往更高更强更先进,而不是讲这个国家推倒重来建设成一个毫无联系的他者之国。

我们是需要启蒙的,这种启蒙是在无数前人的思想经验中总结出来的,人类的思想是没有国家之分的,西方人有的是思想家,有些人也看不上中国,但是思想家们的思想不是专门为某些人而定的,中国的思想家也是一样,对于启蒙,发挥最大用处的东西,不正是我们所轻视的所谓文科理论么,不管是逻辑学还是政治学、社会学等等。

我们的一切思想都是对于人的研究,而理工类都是人类基于身外之物即所谓的工具而对社会进行的改造的学问,正是如此,我们才要知道,思想的变化需要我们花费更多的思考,它没有固定的答案,需要适时而变,正因为如此,不论是卢梭、康德、黑格尔,还是马克思、列宁的思想、著作,都是需要研究的,也是需要经历人们的质疑与批判的,用一言堂来约束人们的思想,那自然就不需要所谓的无用文科,也就不需要重视文科了。

不过有一点很可笑的是,即便是理工类的学问,纯科学也是很少有人研究的,大多数科学家都会为大企业服务,帮他们研发一些可以带来长久经济效益的产品,因此在理工科之中,材料科学家往往比较吃香,尤其是在一个发展中国家,人们迫切需要脱离贫困,学文科显然没有这个效果或者效果很少,所以人们会去花功夫研究一些能创造经济价值的学问。

而少数有理想抱负的人呢,饱暖思淫欲,真正搞研究的人很少,研究出成果来的时间也需要几年十几年,这对于现代社会急躁的人类,估计很少会有容忍的,因此文科在当代社会并不是茕茕孑立的。

我们都知道人是需要受教育,最重要的教育不是 1+1=2 的常识性教育,而是关于我们是谁,我们要做什么的教育,我们要认清自己人类的基本属性,要知道自己不是被工厂批量制造出来的工具,是拥有着充分个性的独立个体,因此在教育中我们需要了解整个世界,树立起属于自己的世界观与共同价值观,我们可以把这个教育称为启蒙,在不管是谁的身上,无论从何时、何地启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明白自己所拥有的权利和价值,在此基础上,你做任何选择就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是经过理性的思考的了,也就无可指责。而若你是乌合之众,人云亦云,不愿意也无力去思考,那么不管学再多的技术,也休想对社会做什么贡献,这本身就把人存在的社会意义给否定了——试想,在经济中,你是人口红利,在政治中你是低端人口,在社会中,你仅仅只是一个人矿、资源,你的存在就是人家眼中的垫脚石,如果你再没有自己的思想,独立的精神,你的价值又体现在何处呢,对于家庭而言你也不过是个维持生活水平的赚钱机器,你的存在反而对社会是一种累赘。

但要知道,船坚炮利不是启蒙的条件,基建、大船造到世界排名前列,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但是这改变不了国民思想贫瘠的现状,帮助伊斯兰国家建立现代化设施,搞基建,他们就不会搞恐怖袭击了吗?如果没有对宗教的批判,我们靠什么打包票说经济一定能带来极端宗教的转变?

马克思以及他的追随者们所构想的共产主义社会需要人们拥有极高的觉悟,这种觉悟是靠什么来的?难道是汹汹激愤的某种情怀?为什么多数人把读书看做读小说,把文学和小说等同?为什么大家都忌惮阅读理论性作品,只知道看看什么绘本、漫画、时尚杂志?

如果人人都一个思想,那么当我们面对某些带有不良因素的内容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应付,用什么去分辨?自然科学可以为我们辨明真相,但是自由、民主、政治理论没有任何办法去辨别真伪,他们永远只有有用与无用之分。那么当我们面对西方递来的糖衣炮弹的时候,我们就只能唯“司马”首自瞻,那难免摇落一个夹头的下场。

而如果我们来谈谈文学、艺术、以及其他文科文化学术对科学技术也就是所谓的理科的进步作用的话:

首先,启蒙首先是精神意义上的思想解放。

从封建教会控制的单一的社会思想语境下夺回属于人类精神本质的自然天性——反抗的精神。这种精神是不需要什么科学技术来做铺垫的,因为但凡是正常人被宗教或者说教会组织压迫久了,必然要产生反抗的心理,这种心理一旦在多数群体中延伸,发生精神反思、启蒙就是很正常的了,而启蒙靠的什么?

靠的也是人们对哲学、宗教、文化的再认识,所以我们看到了现代社会中很多相关理论都可以溯源到启蒙时代,但是我们要做的事,恐怕远比这个社会多得多,我们要是对文科持一种蔑视的态度,对我们而言,就是启蒙都做不到,何谈要超英赶美?

在对宗教以及教会的质疑、反思的浪潮中,文学、艺术以及政治开始走向百家争鸣的自由与民主化,同时也促进了自然科学的蓬勃发展。哥白尼、伽利略等人都是领教过教会的威力的,纵使有人说他们实际上没有受到过多少迫害,但是在当时的舆论环境中,这种基本的科学发展挑战了教会与宗教的权威,会让大多数人的信仰崩塌,必然要面临整个社会的巨大压力,因此通过对宗教的反思,彻底揭露教会垄断社会舆论正与否的真面目,逐渐拓宽社会的舆论环境,对自然科学的发展也是极大的促进。

正因为如此,人们才开始正确认识到自己的价值,就如我上文所言,人们开始思考自己作为人存在的意义,今儿发展出了人权、民主的价值观,对当今社会西方社会以及很多东方国家的政治制度、文化、经济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其次,是哲学意义的解放。

人类通过哲学开始思考社会中的各种问题。这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自由、民主是人类思想迸发的重要基础,如果社会环境封闭,思想环境专制单一,那么思想家就会很少甚至基本没有,而能产生影响人类的思想家就更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国家本质上也就成了一个赚钱道具。

我们现在对于思想家的态度是什么?恐怕还是非常不够友好的,对我们来说,也许是马克思之前的思想家算是思想家,但他们也多半被马克思主义批判掉了,马克思之后的思想家呢,如果与马克思主义说的不同就不是思想家了,所以当代中国根本没有思想家,有的只是研究者,专家。

同时我们也可以去想想,哪怕是上溯二三十年,我们也基本上找不到一个新兴的思想家,很多我们叫得出名字的,比如什么胡适、梁漱溟等人都死得透透了,况且也仅仅只代表儒家或者某些新儒家,要么就是一些受人敬重的,如莫言以及最近被炒热的余华等人都是文学家,其真正对于社会思想的贡献也是仅限于文学,除此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人了,反倒是当今社会所谓的专家越来越多,这种现象是绝对不正常的,一个无法诞生出思想家的国家显然是很难成为引领人类前进的先驱者的。

思想家是什么东西?说白了,大多数都是哲学家,也不是什么研究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的哲学家,而是研究整个社会问题的哲学,比如马克思。我们在谈到启蒙的时候,最重要的问题是要知道,在启蒙中,哲学这个话题并不是要听一家之言,处处唯马首是瞻,尤其是某些领域内,处处受到政治化的哲学束缚,研究出来的学问终究也是政治化的学问而不是追根溯源谈到问题的本质。

我们知道,在历史某个特定时期,不管是文科的课本还是理科的课本,都有政治性的运动以及不同阶级的分类,政治通过对理科施加影响,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样本年代,在只要立场不讲是非的年代,哪怕是科学也得分个什么资本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科学,这就导致了极其可笑的一种状况——连某些物理定律也会被拿出来分个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如果知道那时人们对爱因斯坦的批判,似乎就不难理解今天某些人及其拥趸如此张狂的原因。

在这种状况下,哲学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即让人们有自由的思考,那么我们的理科似乎也就没有了任何可能出人头地,要知道,理科可以制造出杀人的工具,杀的是人身体,文科却是能诛心。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要知道,某些政客不是嘴上说的那么好听就得了,面子话谁不会说,可是真的到你要发表见解的时候,马上来个删帖不论,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科学、民主,根本也就和人的存在一样,毫无意义。

第二、文科是自然科学的最终服务对象。

文科,至少在中国这么个模式下,很多地方在高中开始就被分科了,数学还有文科数学、理科数学,文科么,不就是历史、政治、地理么,那我们思考一下,所谓的理科,最终的服务对象,是谁?

哪怕不是为历史、地理服务,谁都要承认,都一定会为政治服务,因为一切理工科创造出来的科学技术都是一个国家的政治治理的重要成果,有没有那技术另说,但是让不让你搞这个科学技术就是政治的权力,说让你搞,就得搞,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得搞出来,说你不能搞,你就是撞破头,进京请愿,拦路申冤也都没有辙。

任何自然科学、技术的发展与运用都是为了文科服务的。

比如政治学、社会学,说到底都是为了让人们有时间进行足够的精神追求服务的,人类前进的方向,是通过文科论证来指明的,而非发展到哪里就是哪里,正因如此,才有了伦理学。换句话说,我们的发展目标难道不是要生活好、工作好另外有足够的休闲娱乐?这部分不是靠科学技术搭建起来的,科学技术能搭建房子,能造计算机,但是背后的对外销售,协调安置等等都是涉及到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因素的,我们的终极目标是要建设共产主义社会,而共产主义社会是一个理想社会,其一个目标就是要消灭阶级和资本家,这就给人们日常生活腾出更多的时间和空间,但我相信在多数情况下,没有人会自愿去工地建房子、或者去某些加工单位生产计算机,而是会把时间都花在读书看电影或者钓鱼休闲。

中国千年以来都是文化大国,科学技术虽然不如人,但是在人文领域有着长期领先的优势,但因为我们太过于墨守成规,没有把发展的眼光放到相关人文领域,所以不但在科学技术上落后了,更是在思想层面彻底沦为了中下层。

我们也知道,如果只是思想落后,科学技术能和世界接轨也算是不错的结局,可惜的是,思想也就是我们所厌弃的文科领域,向来都是决定了科学技术生死的东西,受制于老化的文化思维以及满清外族的思想钳制,即便在皇帝大肆研究数理化的时候,整个中国也依然要徘徊于落后于人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维持经济地位,显然也是不可能的,那么我们是否也要多做一些思考,我们究竟应该如何看到我们的文化?

我们发明机器的目的是为什么,比如我们发明了计算器,难道就是为了发明计算器本身,而不是为了让它给我们的生活创造更多价值,比如帮我们完成文书工作、艺术、影视创作?我们应当知道,哪怕是重工业,基建——铁路和造船行业的大力发展,本质上也是为了某种目的,比如更快更好地运输产品,提高经济、推动文化交流等。

我们造飞机,是为了搭飞机从这里去到那里,去游戏、游览、参观、公务以及其他,不是为了把飞机放在哪里展览,任何理科的发展,最终目的都脱离不开为人们的生活服务,而这些生活方式,基本上都是构建与文科的学术追求,比如在政治上要与其他国家交往,我们第一件事肯定是递交国书,而不是把飞机大炮开到对方领土。

第三、我们不发展,难道等着别人硬塞给你吗?

这个是最根本的回答,也是我们不得不考虑的回答,就是我们需要构筑一套和而不同的文科学术话语体系,不能任由西方国家占据我们的文科话语权。

我们都知道近代以来的文科学术,很多都是西方发展起来的,社会学、逻辑学、伦理学、新闻学、经济学、法学等等,这些学术领域充斥着西方各个专家学者的不同说法,不同理论,几乎很少见到有中国的理论家为这些学术做出贡献,这难道是可以觉得骄傲的吗?

你当然可以选择先发展重要的科学技术,但是人文领域,你自己不重视,就会有人来帮你重视,来帮你搞,海外各种错误文化思潮不断涌入本土,该如何应对?人民需要的是思考,用自身的理智去抵制错误思潮,比如我一直强调的 LGBT 等,这些东西在年轻人的眼里算是新鲜玩意儿,既然是新鲜玩意儿就自然会有很多年轻人去追捧,所以今年来中国不管是社交媒体还是现实社会中,自称这类人的人也越来越多。

每年各国大使馆都要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布什么相关信息,煽动中国各地的性变态反抗政治权威,这不仅是要通过社会思潮来搅动社会,更是对中国政治发出了最严重的威胁,然而每次都得不到社会重视,这我们难免要想到的问题,难道不正是要提防这部分思潮么,这些思潮的诞生,正是文科的衰败,尤其是在政治学、社会学领域。

一方面是政治学过于死板,没有和中国传统政治思想结合,造成了枯燥的政治理论完全成了考试专用理论,除了高考、中考之外,几乎不会用到现实中去,那些所谓的大微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歪曲、解构马克思主义,想要重新在中国掀起保利的阶级对立,放大阶级矛盾,制造社会动荡与不安定。

另一方面是社会乱象从生,假爱国之名,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整个社会失去了原有的活力,变得一蹶不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完全没有,买东西要提防缺斤短两,吃饭要注意食品卫生,开车要警惕设卡罚款创收,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还不能迅速重建一个良好的社会体系,那么我们就只有等着灭亡,那些所谓的铁路、大船、火箭恐怕也是不会轻易使人转变思想的,该是个腌臜社会,就一定会是破烂不堪,毫无底线。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西方通过各路媒体以多种方式向我们甩来一大套相关的理论,那群本来就没有脑子的人,难道不会照单全收么?这是近代以来全盘西化理论产生的一个重要背景,突然我们的社会需要改变,但是这种改变的原因是什么,我们自己知道文化是需要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的,但是这不意味着很多东西是必须要接受的,比如某些性变态的行为,但是一旦有人接受了这个,他们就会撺掇其他国家也去接受,这样就能把他们自己从不正常变成正常,就能从少数变成多数,这样一来,我们反而成了不利的一方。

像政治学方面,我们一方面虽然学习着国内的马克思主义,但是这些政治理论都是国家通过教育强制灌输给学生们的,很容易给人们造成一种厌恶的感觉,且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往往只有一个标准答案,这样就很难让人们对这个理论产生有价值的学术探讨,因为大家不敢,谁敢说得与大方向不对,必然要被说成是歪曲马克思,这就导致这个政治理论很难受到民众欢迎,另外马克思的理论有一个重点就是大,每每总是谈到阶级层面,相对于西方民主理论总是谈到个人,大而遥远的理论总是能让人感到像是高悬于天,而西方的理论就在你的身边,这一对比下来,我们肯定是要面对一些问题,因为谈到政治就那么几点,其他的精力全都或者说大部分都用到了搞卡脖子技术,显然使人们无法正确认识双方之间的激烈矛盾。

所以这就引起我们一点思考,我们现在到底是要什么东西,马克思就算放之四海而皆准,为什么就不能与时俱进呢,一方面我们又说要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可是另一方面又对解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标准做了规范,想起来就好笑,既然放之四海而皆准,又何必中国化呢,要知道很多文科学术都是被马克思主义改造过的,马克思说西方人有古代奴隶制社会,拿来套到中国历史,就说中国周秦时期也是奴隶社会,如此文科,如果发展起来,放到现代西方社会的文科前面,谁更有学术价值?

如果我们对这些话题不重视,那还有谁会去帮我们认真思考整个社会,所谓国家的命运又该如何处置?

标签:历史

本文标题:如何为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文科辩护?
本文链接:https://sliun.com/21.html
版权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禁止商业使用,禁止发布到墙外简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