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胡锡进应当清醒一点

声明:该文所有内容,都是基于不成熟的观点构成,请勿将其做为严肃作品。

司马南、胡锡进二人,算是当今中国社会理论圈里面比较有影响力的了,司马南是左翼积极分子,胡锡进则是一个标准的骑墙派,司马南这两年在政策调整方面吃的瘪挺多,比方说在政府和美国关系不好的时候,他就跳出来痛批美国,当政府和美国要搞好关系的时候,他又会说,自己从来没有反对美国过,这些陈芝麻烂谷子似乎没有什么可说,我平时也不太管这些,毕竟两人粉丝众多,一个嘴巴打在他们谁的脸上,都会留下千万骂名,故而今天这篇文章,仅仅只是一个杂谈。

有意思的事,是今天上班时看到一篇文章,是胡锡进的私人公众号撰写的,胡退休后,不在环球时报继续干了,就自己开了个公众号,写写文章,说点看似理性的中立主义话语,但也偶尔找骂,胡锡进在文章 今天的中美并非敌人,网上别搞错了 这篇文章中说:

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彼此不是敌人,今后也决不应该成为传统意义上的敌人,老胡相信这是中美两国大多数人的共同意愿。美国在搞霸权主义,试图遏制中国发展,中国必须与它的这个图谋开展坚决斗争。即使这样,两国也都不希望成为“敌人”,中国在致力于以斗争谋和平共存及合作。就中国互联网舆论来说,不应烘托“中美是敌人”的主张,或者说需要有强大的网上舆论力量平衡这种激进主张,为中国实施稳健而有力的对美政策,尽量保持和扩大中美两国之间的经济和各种交流创造有利的舆论环境。

‍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当然不是敌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发达国家,两个国家之间当然不是敌人,但也绝不是朋友,问题是,胡锡进不要把问题淡化了,中美之间不是敌人的前提是建立在中美两国意识形态完全一致的情况下,目前中美两国之间的友谊和交往,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如果两国之间没有经济往来,中美就完全是两路人。

本质上来说,一个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左翼的意识形态,一个是资本主义,右翼的意识形态,这两者在不管是人权、自由、民主还是国家建设、公民福利、医疗、教育等诸多方面都有不同,历史上,美国和左翼意识形态国家联合体苏联有着激烈的斗争历史,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获得了暂时的胜利,美国这一派既然胜利了,必然会对抹除世界上其余的左翼意识形态政权有天然的倾向性,否则也不至于会成立 CIA 组织。

早在冷战时期,美国就曾经设想了一个 SIOP 计划对中国上百个城市实施核打击,只是这个计划没有付诸实施,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社会比较封闭,所以没有更好的办法让西方思想传入中国人的脑袋,改革开放以后,社会思想解放,人们对于西方社会的历史、文明、思想有了充分的认知,在此前提下,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打着各种旗号,开始渗透进来,这一点官方组织也不止披露了一次两次了。

要知道今天在国际上,处处和中国过不去的不是中国本身,而恰是美国,美国是什么样的藏污纳垢之地?五毒俱全不说,连满毒、沪毒、傣毒、湘毒诸多毒素都聚集在那里,说咱们不自由、人权差也就罢了,纵容各派分裂势力肆意攻击中国,还信誓旦旦给中国戴上一个种族灭绝的大帽子,这无耻荒诞的一场可笑的戏剧,如果不是活生生见证,岂会料想这些事儿敢发生在当今世界。

譬如玉林狗肉节,中国媒体和官方还没管呢,美国议会的那些中国恐惧症议员们就三下五除二地迅速通过决议,现在只要有中国人吃狗肉的消息,几乎总是能见到美国国会通过各种议案,比如第 115 届国会,第一次会议就通过了一个决议,声称:

鉴于受人尊敬的动物福利组织在狗肉节上揭露了狗的极端痛苦,并确定这种痛苦将违反美国的动物福利法;

我忽然感受到了悬在头顶的达摩克斯利之剑剑刃所透出来的寒凉,中国这一个主权国家,与你同样是联合国创始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的国家,竟然在本国国内违反了美国的动物福利法,这不免让我感到,美国这些年来对中国的指斥,竟是基于何物?这也不免让我想到,这些年其实在中美交往的过程中,实际上美国政客是多次向中国官方施压的,否则何至于在没有掌握决定性证据的情况下,通过了一些动物保护条例呢?——这难道是两个对等国家的常事?

胡锡进说:

中国对外关系要服务于国家的根本利益和任务,那就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不断促进高质量发展,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不断追求。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归根到底是要以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为目标的,中国的根本利益和任务就是要实现共产主义,但是在那之前,中国需要积累大量的经验,不只是政治经验,还需要经济,之所以“中美有巨大的经济利益相互交织”(——胡锡进),就是为了要做一个前置的积累,中国要利用自己和美国的关系优势,从美国,这个资本主义国家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榨取其所有的利用价值,这不是不道德的,同时美国也在中国获取了巨大的利益,双方这种交流,于中国这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美好愿景,必须要做的事,于美国,也是满足了几个资本家永不满足的几天胃口,要知道马克思的社会分期,把社会主义定在了资本主义之后,如果按照传统理论来看新中国实际上并未经过长期的资本主义社会,就直接过渡到了一个社会主义的形态,没有足够的资本积累,必然会出现问题,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各种非理性运动的根本性原因。

改革开放促使了社会经济发展,政治转型,科技发展,文明进步,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社会主义、实现共产主义,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共同富裕。所谓的民族伟大复兴,我相信大家都会感到疑惑,你说复兴,要复兴到什么程度,还是说要复兴到什么朝代?我相信肯定不会是为了要复兴到某个历史上的朝代,比如唐代或者宋代,也不会是明代、清代,那么如果只是要经济、文化的发展程度要实现高速发展,所谓复兴,就只是一个状态,就是高度的丰裕状态。

在此前提下,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需要借助美国,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同时也不止是美国,一些同样的发展中国家和中国也有贸易往来,他们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这就决定了在有选择的时候,中国绝对不会决然地走美国的路子,这也是必然的,除非我们放弃要去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目标——这也是美国人的最终目的。

中国可以不以美国人为敌对对象,毕竟钱在那里,谁愿意和钱过不去,何况中国政治界,似乎也没有人,去批评美国内政,或者说美国德州闹分裂违反了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这样的现象,但是美国人不会和你老胡这么想,美国国会的各项关于中国的论题几乎是每天的必做之事,可见其世界警察的所谓价值观。可惜的是,并非是中国人在网上咒骂或者批评美国,而是美国人在网络上先对中国发难,哪怕中国的法律再被认为不透明,中国也没有处处为难美国的企业或者法人,我们也许可以认为,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对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资本主义社会有极大的批判,但是不要忘了,美国在内的西方社会,同样反对和厌恶共产主义,美国人屡屡对中国发难,显然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之意,他们并不是反对中国本身,他们只是反对一个社会主义的中国,本质上还是在反对中国的道路。

中美之间的交往,是应该的,但要考虑到,社会主义国家如果要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就必然要和其他国家一起努力,所以在新中国早期,我们对外国革命组织会有各种支援和联系,要么就是外国革命者会来中国取经,现在我们却再也不轻易说要输出革命了,这只是因为当今社会有了法治和国际监察,以暴力形式进行的革命已经难以获取世界的同情,但是社会主义的理论、制度、思想,一定是必然要包含在对资本主义世界的交流中的,这两年西方世界关闭了多少孔子学院,他们把中国的一切视为洪水猛兽,要你的钱,不要你的人,如果就此打退堂鼓,只是认为交流交流,结果是人家把所有东西都倾倒到中国,我们却什么都拿不出手,这不就可叹了吗。

我们说,凡事都需要进行理性的认识,对美国我们也采取同样的态度,但是这个理性认识的结果,绝对不是胡锡进那样的认识,我所理解的认识,是我们必须要明白,中美之间并不敌对,但一定是不可融合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从政治体制的抉择方面决定的,中美既然思想方面不同,就决定了双方必然是站在不同立场的,社会主义可以容忍资本主义存在,但是资本主义会容忍社会主义吗,社会主义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为什么不搞几个计划经济呢?

看在经济以及双方都有核弹的份上,中美之间不会发生重大的冲突,但是各种小毛病绝对是常年都会有的,这不是因为任何一方的意识形态有什么优越性,只是在当前社会中,不管中美两方,都需要先考虑对方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美国能影响西方国家,中国则绝对影响着多数发展中国家,这两个阶层,本质上只是一个形态的问题,极少数发展中国家迟早也会成为发达国家,因此两方都不应有矛盾,美国迟早也要进入社会主义,只有在那个时候,人们也许才会深刻理解中国。

对胡锡进而言,应当清醒一些,中国出现几个极端的鹰派,这不可怕,出现几个极端的鸽派也不可怕,怕的是出来的都是随风摇曳的墙头草,聆音察理,鉴貌辨色,这不是正经人做得出来的事情,老胡多担心自己那些股票才是要紧事。

标签:美国胡锡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