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忽然想到

声明:本文所有观点仅是作者的个人观点,不具有参考性,请勿用于学术用途。

人类社会‍,总是会有各种矛盾。

在自然科学方面,往往只有先进与落后之分,不像社会科学、人文科学那样有那么多理论、教条。不过从目前的角度来说,科学的发展,尤其是自然科学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必然要受到一定的钳制,尤其是涉及到伦理。

事实上自然科学有两种研究对象一种指的是没有任何生命的宇宙无机科学,这种东西或许称不上自然,是在生命诞生之前的各种宇宙环境的科学——我这里是自定义——我们用简单的话说,就是假设地球上没有生命,那么这个自然科学就是研究的无生命自然地质和地理环境的科学,另一种指的是,包括生命在内的地球上的一个整体的非人类思想可及的科学,换句话说,就是整个有机和无机和谐共存的自然界,包括生命科学、地理学、地质学、化学、物理学等。

如果认真来说,科学本来是没有倾向的——管是政治、经济还是种族、信仰等,它不像传奇故事,也不像什么魔法一样,有什么好坏,有什么白魔法、黑魔法的说法,因此科学是一种没有办法放开发展的东西,在人类的人文科学中,尽管理论繁多,但是人文科学似乎没有没办法去触及的东西,因为说到底人文学科都是在谈理论,偶尔用一些计算和科学研究,因此没有什么门槛限制,在此基础上,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自己对人文科学的理论看法,比如人们对文学的看法。理论不是实物,有的时候人们可能会禁止或者限制谈论某些理论,可这些理论,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得以传播保留,科学或者说一些以实验、自然科学研究方法为主的科学,一定会在被禁止之后,陷入停滞阶段。

人文科学在理论上是很容易弄混淆的,所以能让人轻松理解的理论也不是很多,自然科学研究则有一定的风险,虽然人文科学与自然科学是平等的,自然科学却总是要受制于人文科学,比如互联网和政治学之间的问题。在人类社会中,从一个人类社会的角度去看自然科学,它的发展必然会受到人类伦理、政治、经济、社会道德等诸多方面的约束,然而这不是自然科学的问题,而是人本身的问题。

比如从政治角度去看,人们会认为所有人种理论上都是平等的,从人文角度,自然可以这样理解,但是从自然科学角度,有些人种就和其他人种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生理差异,比如肤色、生殖能力、智力等方面,人们可以忽视肤色、生殖能力的差异,但一定不会承认不同人种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智商差异——即便自然科学可以证明,也会在政治上毅然决然予以否认,不管是不是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

但是这些限制显然也比不过其他人文学科那样复杂,只是在现实中,不管政治、经济如何约束,有一样东西,是人类绝对不会越界的,那就是人类的存在价值——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道德伦理。科学研究不管是多么不具有政治、伦理属性,但一定不会被允许用于质疑和反对人类的存在。科学没有偏向,这固然是它的本质,但是正因科学没有偏向,科学才可以成为一种击杀人类本身的利刃如果有一天科学研究发现人类是宇宙中最坏的种群,或者说人类的存在不利于宇宙或者自然,科学就不再具有价值了

在政治上,有些问题是不可能突破的,但是并不一定是全人类的问题,比如某些科学问题在一个独裁国家不被允许,导致其闭关锁国,在其他国家却能大力发展。但是反对人类价值的科学结果,一定是会在自由国家都难以接受的,所以在这个角度,我们可以说,现在我们的科学已经走上了一条自掘坟墓的路。

这个问题是在看到当今社会上那么多素食主义者出现,我经常思虑的,吃素只是个人的选择,但是偏偏吃素的人,有的是劝人吃素想法,因此往往有些理论拿出来,叫人头大。

素食主义者有的是劝人放弃吃肉的理论,最重要的一个是说什么动物会感知痛苦、会嚎叫和咆哮,植物、蔬菜不会,所以吃素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但现实科学研究发现,很多植物蔬菜都是可以发出一些临死的苦痛叫喊的,只是人们看不到罢了,何况我们发现,任何吃肉的人,除非是有一身本事,多半都要去菜市场买肉,买来的,也都是现成杀好的肉,他们自己又没有亲自杀猪、牛、羊、马、鸡、狗等,吃肉也不会有什么负担,事实上和尚也未必不能吃三净肉,如果按照素食主义者的理论,人们也可以做一个纯肉食主义者,从科学角度去论证吃素的坏处,这样你说你的,我说我的,科学自然是不会差的,那么如果一个人纯粹相信科学,他们自己就什么东西都不能吃了,岂不要做个饿死的科学主义者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问题,大问题是,当我们发现人类以外的动物,尤其是被我们吃,被我们拿来做实验的动物被发现和人类一样具有感情,具有思想或者想象力的时候,我们会怎么样?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人也是动物,当人发现能和狗共情的时候,人们还会那么驱使他们吗?

现实中有一个证据,这是我很早之前看到的1,有人已经证明老鼠拥有和人类似的想象力,试想一下,这个证据尚且只是一个不那么引起重视的证据,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能证实这些理论,那么对人类而言,反而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坟墓。在现实中科学研究,尤其是生命科学研究、药物的研究需要大量使用老鼠、猴子等动物,所以人们会大量帮助繁衍小白鼠,老鼠现在被发现有了和人类相似的想象力,那么必然会受到科学伦理的约束,理论上来说,只要发现了老鼠有想象力,那么什么猫、狗就更有了,那么细菌、病毒又何尝不能有呢?

人类的科学,实际上还没有发展到某种全知全能的地步,所以万一哪一天有科学家说发现了苍蝇、蚊子有想象力,我们如果都知道了,还能安心打蚊子、拍苍蝇吗?在这种情况下,一切的与生命科学有关的实验,尤其是涉及到动物的实验都要受到重重伦理审查,甚至直接被禁止,这我们可以想象,数年前某个病刚开始的时候,传言说是某些人吃野生动物的事造成的,结果官方马上就出来一个部相关法律,加强了食用野生动物的保护,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医学、生物技术等学术研究,难道不会受到阻滞吗?

如此说来,所谓的科学问题,就永远都没有出路了,要知道任何生物的祖先,都可能是同一个,同一个细胞也好,如果吃肉算是戕害同类,食素就更别说了。人类为了自己活着,就对那些和人类一样拥有情感、想象力甚至其他能力的动物下刀和各种器械,人岂能无辜?

太荒谬了。

标签:杂谈

本文标题:忽然想到
本文链接:https://sliun.com/49.html
版权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禁止商业使用,禁止发布到墙外简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