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或许可以谈谈媒体

声明:该文所有内容,都是基于不成熟的观点构成,请勿将其做为严肃作品。

在现代社会,人们日常生活中接触最多的,除了家人朋友,就是手机、电脑、报纸、电视以及收音机等信息媒介,这些东西通常被称为传媒。这些日常的传媒,决定了人们一天之中在各种社交场合以及独处的时候会交流、思考些什么,可以说绝大多数媒体可以做到这么一个效果,这在行业里叫做议程设置。传媒的议程设置,在现代人生活中必不可少,人们没办法脱离——除非完全与外界不接触——不管是国际大事,国内大事,人们对于那些与自己毫不相干或者说不是非常紧要的外部事宜的关注,都由媒体进行引导,成为人们在工作之余的社交谈资。

不过随着现代社会中心的传媒手段的诞生,这种东西也慢慢地会失去这种效果,以至于现代人接触电视节目的机会越来越少,当人们自己都能学会剪辑和编辑技术的时候,我们只能说终有一日,媒体的价值将会逐渐丧失,然而我们不得不饱含敬意地去理解,传媒的价值在人类的特殊时期,会极大影响到整个人类社会文明的走向。

传播学告诉我们,即便我们什么都不做,就在那里发呆,我们大脑思考的过程也是一个信息传播的过程,这种在我们脑内的信息传播,往往会根据我们自身的知识水平、文化水平、意识形态等差异诱使我们得出一个对于事物的结论,但是这种思考往往需要不断从外界补充知识,我们才能保持尽量的客观与正确,传媒所发挥的作用,一方面是报道新闻,另一方面就是帮我们传递我们需要的信息与知识。

如果多一个心眼,去想办法调查媒体的背景,我们就会知道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媒体,都是属于某些大的公司、大集团,也就是传媒集团之下的,平日里我们总是看到西方媒体,比如 BBC、CNN 等对中国报道一些不实信息,多数人也都知道西方媒体都对中国有偏见,人们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几乎很少有西方媒体会为中国发声,为这些虚假信息辩诬,其实西方媒体看上去很分裂或者说很多,但背后的老板往往都是同一个人。中国的媒体也都是一样的,和西方的媒体集团有所差异的是,中国的媒体集团通常是以一个省份或者城市为集团的,比如上海报业集团、深圳报业集团等。

我们都知道有一个著名的媒体大亨叫做默多克,在中国人的认知中其成名是因为婚姻问题,但是默多克背后的新闻集团(News Corp)却是世界上最大的传媒集团之一,其公司名下拥有著名的道琼斯通讯社以及更加有名的《华尔街日报》;拥有哈珀·柯林斯出版集团——很多学英语的人的第一本英语词典也许就是柯林斯英语词典;在英国有著名的《泰晤士报》、《太阳报》等;在美国还有《纽约邮报》等,控制着很多国家的媒体。再如华纳集团,喜欢看电影的人都知道,很多电影尤其是好莱坞电影都是一个叫做华纳兄弟的公司出品的——这就是它旗下的公司之一,CNN、HBO、DC 等人们耳熟能详的媒体、电影、流媒体公司都是华纳旗下。再比如贝塔斯曼集团,旗下有兰登书屋、BMG 等,维亚康姆集团旗下拥有 MTV、派拉蒙影业。

资本主义社会的媒体与社会主义社会的媒体虽然不同,但是在教学方面,中国媒体人的成长,往往要学习和参考西方媒体的例子,中国的企业和西方企业也不同,但西方企业有的东西,中国媒体企业也不会错过,然而不同的企业背后有不同的发展史,不是说应该有,就有,比如说把全国分为二三十个省份,这个国家就必然要有二三十份官媒。

西方大传媒集团基本上都拥有一家乃至数家全国性电视台或者电台,虽然中国传媒集团数量不少,但都有一个基本的政治底线,在政治上,中国与西方的意识形态不同,甚至完全对立,我们却无法以虚假报道对西方发动攻击,这一点,即便是西方也难以做到——他们不是隶属于官方的,当然对很多话题可以不用忌讳,同样也可以毫不顾忌地以自己的价值观睥睨世界,这是一种自由的附属负面价值,就是必然会带来骄傲自满。

在现代社会中,因为传媒集团的组织庞大,其影响力是非常惊人的,中国人熟知的一些西方媒体经常会报道中国的假新闻和负面消息,这些内容,中国人看不到,但绝大多数外国人都能看到,落实到日常影响,就是对西方民众的中国观形成了不良的影响,试想即便是假新闻,每天都看到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而没有正面的消息,时间久了就算想亲中国或者以较为客观的态度去看中国,也是非常困难的。这一点我想说的是,有一个外交官,在接受访问时,被问到如何看待中国在国际上的负面形象,那人说,中国人的形象好不好是中国人自己说了算的——不知道这是否是恶搞,如果真的是出于她的嘴里,那就是一种奇怪而高的搞笑手段,不要忘了,西方整天都想着搞臭你,媒体充当了绝对的重要角色。

这就是所谓的意见领袖,包括但不限于大媒体、政客、社会公众人物等所能起到的巨大作用,他们可以通过电视媒体、手机媒体、网络媒体等渠道发布消息,向大众灌输自己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广告商之所以请明星、名人为自己的产品代言,也是出于这个情况。他们完全可以在大众不知不觉之中对民众发布一些错误信息,甚至以不发布信息的手段隐瞒某些重大的事件,这是由距离和信息垄断所造成的,在某地发生的一件事,如果不是新闻报道,顶多只会在当地口耳相传,因此传媒并不是百分之百可信的,如我上文所言,很多媒体都有属于自己的意识形态,最少会根据意识形态分为左翼和右翼两派媒体。

在中国传媒课程中,西方媒体,尤其是美国媒体一贯被称为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力,无冕之王等,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媒体却慢慢变成了假新闻、偏见、谎言的制造和传播者。他们可以根据自身意识形态来决定对某些新闻是否报道,以及在迫不得已必须报道的同时会以哪些角度对新闻进行解读,熟悉新闻媒体或者每天都看电视的人多少都知道,西方媒体不仅仅是在报道新闻,更多地会在一些新闻报道的同时,邀请一些所谓专家或者专业人士对新闻本身进行分析——中国的媒体很多也会如此,这种分析往往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一般都是邀请和媒体本身意识形态一致的专家,比如民主党就邀请左翼专家,共和党就邀请一些右翼专家,然而在一个角度,就是所谓国家利益之前,这些人往往是沆瀣一气的,在现实中,只要没有实现所谓的世界大同,国家之间,哪怕是同一个阵营的国家,也不会毫无间隙,尤其是民间,在此基础上,传媒一方面反应国家的主流意识,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到一部分人。

西方传媒的资本主义属性,决定了他们的服务对象,西方国家的党派矛盾,决定了不同媒体的不同政治意识形态,这双重属性,决定了媒体们必定只会为特定对象提供服务,这就意味着一般普罗大众往往很难在这些媒体上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媒体是多元的,但是媒体受制于自身价值观,因此即便是再声称公允、客观的媒体,也免不了要禁止某些文章发表,这就极大地限制了民众的发声权利,更不要说是否可以以大众媒体为介质进行理论或者其他的辩论,这在和平时期会使得不同派别之间的媒体政治、文化或者社会意识形态倾向性越发极端。

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对社会思潮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他可以通过广告、专栏文章、大字报、刊发小说、著作等形式,对民众的社会认知进行引导,比如引导民众接受如下思想:毒品去罪化、合法化;传播、引导民众接受同性恋、跨性别甚至多达几十种性别的人类自我性别认知;中国要毁灭美国;中国发明了新冠病毒;中国人要抢走你的工作……

这就好比现代互联网中非常流行的大数据推荐,当你认同媒体观点的是时候,你就会发现,你越想看到这些媒体发表的类似观点、文章,在媒体控制之下,他们说谁是好的,谁就是好的,说谁是坏的,谁就是坏的,这种权利甚至比政客的言论都更具有侵入性,更具有煽动性。到这个时候,想要脱离这种媒体的意识形态,就变得异常困难。就好比受困于抖音和 TIKTOK 之中的年轻人一样,大家都知道沉迷不是好事,但是真能摆脱沉迷状态的人怕不会很多。

不管在民主还是威权社会,媒体都是需要为政治服务的,并且有一个特点,如我上文所言,威权主义的媒体只会发表对民主政治的批判,而民主社会的媒体则会在发表对威权主义批判的同时,刊登一些没有事实根据的虚假报道,作为自己批判威权的理论依据。

虽然媒体主要的作用是宣传、监督、报道新闻,但抛开理论,媒体在日常生活中起到的为政治发声的作用是最大的,比如去年报道中国气象气球飞跃美国上空的新闻,西方几乎所有媒体都会涉及,而且面对美官方的说法,基本上没有几家媒体会去求证和质疑这个气球是不是真的是间谍气球,对于与自己相悖的意识形态,西方媒体可以捏造谎言而不加辨别地去加以报道,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西方人永远生活在媒体构造的一个世界里——自己永远是最好的。

在美国,媒体作为所谓的第四权力,在历史中有多次被法院判处获胜的例子,这种动辄获胜的例子为媒体权利的无节制扩张造成了极大的隐患,一方面是媒体能力过大,造成了对社会进程的阻碍,一方面是权利过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毫无节制,甚至说一些毫无根据的虚假内容,而又不受外部监督,媒体监督政府,他们自身却又不受监督,反而是要去影响和引导受众,这完全使得现代传媒集团变成了巨大的意识形态怪物。

人不是机器,人们可以理想地认为在传媒意识形态中,可以有言论自由什么的,却不要忘了,人有自己的属性,传媒虽然是国家的宣传口,但是文章、视频毕竟是人做出来的,人会根据自己的政治喜好,去制作和撰写具有极大倾向性的文章,比如本文,那么记者们难道可以免俗,可以褪去自己身为人所必然具有的那种政治倾向而成为非人?

电影、电视作为传媒的重要手段,对意识形态植入也是有非常好的经验,我相信大众都喜欢看美国好莱坞的电影,这些美国电影不管是什么类型或多或少都会植入美式价值观,比如一些以美国飞行员、警察、消防员为题材的片子,是的,宣传某一职业的影视,就是在为那个行业做宣传,比如 FBI 和 CSI。同时,他们可以在电影中,潜移默化地为有色人种,尤其是黑人故意捏造一些虚假的事实性存在,从而影响到大众对政治正确的接受程度。

在中国的政治口径中,媒体是重要的宣传机构,他们播放的新闻也就罢了,都知道是一种宣传工具,但是电视剧、法治节目、相声小品以及文艺节目等,往往也具有很强的政治宣传性,除了政治之外,就是要进行说理教育,所谓教育,就是要让你接受官方的正确思想,所以能在电视上出现的小品、相声往往不会具有很多娱乐价值。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必须要接受这种思想,因为在官方媒体之外,还有网络,还有公众号等,这些媒体通常不会违逆大众喜好,强行做宣传教育,西式媒体则不同,不管是官方还是自媒体,在强烈的政治正确道德观恐惧之下,人们很难摆脱这种荒谬的价值宣传。

很多人都看过《阿甘正传》,这部电影所阐述的价值可以说正是美式价值观的最好体现,但这部电影却被人描述为励志电影,足见其影响力。人们所不屑或者说早就听腻了的爱国主义教育,不正是在这些电影中潜移默化地教给美国以及世界各国民众的么,只不过这种电影和中式主旋律电影不同的是,他们通过跨国、跨文化的传播,造成了一种诱导各国人民热爱美国的价值观,而不仅仅是教育或者教化本国民众提升对本国的情怀。

在中国我们面对西方,除了每天能看到的中国媒体报道的关于西方如何打压中国的新闻之外,无非就是西方发生各种重大新闻事件,这种新闻事件,在政治上往往都是坏的,但是科技上却又有点中立,比如中国人对 ChatGpt 的描述。中国和西方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拿中国媒体的报道和西方媒体的报道来说,虽然都是展现对方不好的一面,却很少见到中国媒体故意伪造西方社会的谣言——某些大 V 宣传营销号和某些六君子之流则例外。我似乎也没听到中国媒体报道西方有什么印第安集中营的虚假报道,说什么强迫印第安人学英语之类的指控——本质上西方媒体对西方政客的需求具有更高的配合性,在民主、自由的背景下,这种两厢情愿的配合,反而具有极高的掩饰与诱惑性,西方媒体确实体现了民主自由不受控制,但是媒体也是人掌握的,人必然有政治价值观,这种观念的存在,决定了一个人创办媒体的目的,因为一个人不管怎么理性,要发表自己的言论,肯定会选择有利于自己的政治倾向,所以媒体就出现了左中右之分,而不是谁家都中立,不偏不倚。当然更有意思的是,有的是像知更鸟计划这样暗中控制——国家机关暗中收买记者、媒体从业者为自己服务。

我们知道 BBC 和其他媒体比如 CNN、NYP 等都喜欢以负面形式报道中国的消息,拍照片的时候很会找角度,新闻媒体如果都是这样,算是监督政府吗?道理很简单,但实践起来很复杂,在报道真实信息和监督之间,媒体最重要的不是监督而是真实,如果失去真实性,监督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所以如果大家都像西方媒体一样对中国的报道采取如此态度,西方媒体只会越来越脱离其被印制在教科书中的形象,新闻教学也就会越来越艰难,难以成为一个真正的科学。

于是我们不得不警惕一个现象,就是西方媒体远比中国人想象的要团结的多,正因为很多媒体都是属于同一家集团,媒体对社会问题关注的角度可能不同,但其意识形态必然是一致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媒体,当然是以资本主义为荣,对于这一点,媒体肯定会捍卫,进而对社会主义进行各种攻击,我们整天对外宣传西方媒体搞双标,本质上就是意识形态的问题,但是就算明面上指出他们的问题,他们也不会有所改变,如果资本主义同情或者赞同社会主义,反而会造成一种意识形态错乱,西方肯定会长期坚持资本主义的立场,对中国而言,必然要面对长期的舆论攻击,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

我们要知道,媒体每天让我们看什么新闻,不看什么新闻都是由记者、编辑们决定的,只要符合自己意识形态,并且看起来不会对社会造成恶性负面影响的新闻基本上都能放出来,但是每天发生的新闻成千上百,人的时间却是有限的,所以媒体编辑们会事先对新闻进行把关,我们通常将其称为把关人,媒体由于具有时效性的关系,所以实施的是事后问责制度,也就是说在你出版的内容中,只要没有一定不能发表的东西,就能实时发表,但是如果发表之后出问题,就会在事后追究编辑们的责任,所以很多编辑往往都事事小心,但是还是难免会犯错,比如某央视媒体把一个歌颂贫苦人奋斗精神的视频下架了,因为在视频中出现了极端的贫富差距对比,引起了受众对媒体教育民众的不满。

媒体人也许不能明白民间疾苦,因为大多数从事媒体行业的人都身在城市,并且没有时间深入了解社会,即便有走转改运动,也无法根本上改变媒体人对不同阶层的人做设身处地的报道,这就难免会引起对媒体类似报道的不屑一顾,于是自媒体行业越来越发达,传统媒体开始衰落,他们不能认识到自身的谬误,老想着自己资格老,所以能够教育老百姓,可惜人民不需要过分教育。

对这些现象,我们现在也都感到很遗憾,西方媒体报道中国的假新闻,就是抹黑,中国媒体报道中国的新闻,就是好大喜功,粉饰太平,老百姓看不到真实的社会报道,媒体人包括一些专家指望老百姓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去奋斗,结果钱袋子鼓起来的最先的还是那些少数人,对媒体的失望逐渐加剧,造成了整个社会的不断割裂,不切实际的人均收入,不断高涨的贫富差距……

这个社会上,很多问题都有理论,但实际上理论并不能解释现象,因为现象也和基因一样,会变异。这就导致了现在媒体环境下,我们很难得到关于真相、事实的任何有价值信息,媒体本质上是宣传工具,中国的媒体,西方的媒体,就是不同国家的宣传工具,那么媒体上的一切动向,一切信息,都是出于宣传的目的,电影、电视、甚至是播客,不能免去这个功能。

如是而已。

标签: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