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又是忽然想到

声明:该文所有内容,都是基于不成熟的观点构成,请勿将其做为严肃作品。

我看到有时候人们会把“老大哥正在看着你”当成是一种笑话,实际上很多时候,人们都是身在此山中,当然人家光是盯着你,倒也不是那么可怕,最让人可耻的是他不止在看着你,更想着教育你,这是所有媒体被赋予的天然的却又被誉为“崇高”的责任。

——作者

我这几天在阅读一些法学家和刑法专家们编著的死刑方面著作,里面谈到了死刑与民意之间的一些关系,作者们在触及这一话题的时候,总是或多或少会谈论到民意对死刑的支持,以及从他们的角度来看,民众支持死刑是不应该的,应该教育民众反对死刑——人家教授学者们用的词比较好,叫做引导,为此做了很多探讨,这个现象,使我不禁想到我经常看到的一个说法,即我们的春晚节目,忽然在一种教育意义中变得很奇怪,再也没有就快乐,只剩下令人憋气的痛苦的受教育。

国家机器,社会公器,人民喉舌的舆论工具,非但不为百姓张目,反倒是要来教育人民,这让人感到耻辱与厌恶,古人说,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不过某些人好像完全不在乎这个问题,这大概是继承了西方某些白人左翼社会思潮中不要脸的特征,嘴上说代表人民,心里想着要用自己的标准去改造人民,不知道什么时候人民会让这群家伙再次体验一下“风紧,扯呼”的快乐。

历史上,东德与西德之间,有一堵墙。

在过去这堵墙一贯被认为是一种自由与专制的隔离墙,东德与西德,顾名思义,意识形态差距极端的体现在了双方的人权和人类价值的态度上,能培育出贝利亚这样的人,自然也能培育出古拉格这样的场所,同样,也做得出来那些所谓的看着你。

从东欧到南亚,从斯大林、波尔布特一直到齐奥塞斯库,一个个倒下去的更像是一个荒诞世界中的虚拟现实,如果不去甚至不尝试去了解,总以为是多么美丽的天使,谁知道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呢?当然了,杀人者未必吃人,比起阿明这类人,这几位又完全只像是一个极端主义者,不似禽兽远胜于禽兽,手足可以相残,同类可以互戕,至少这几位吃人还吐吐骨头。

东德,有一个国家安全部门,名为斯塔西(或者说史塔西),是个著名的间谍机构,当然这个部门虽然说是国家安全部门,干的却不是到国外去刺探情报或者在国内干些防治外国间谍的事,而是十足的老大哥之事,据说斯塔西有一个座右铭,叫做:

Schild und Schwert der Partei——党的盾与剑

斯塔西成立于 1950 年,从 1950 年到 1989 年的 40 年之中,整个东德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都处于斯塔西的监视和怀疑之中,巅峰时期的斯塔西,约有特工 9 万多人,大约每 30 个人里面就有一个是斯塔西特工,即便你不是他们的监视对象,你也有可能会成为被他们利用的人——那些公开的档案显示,至少五十多万人在为斯塔西源源不断地提供着有关资料,很多人直到阅读到了这些档案才知道,自己被列在了政府部门的监视名单,那些告密者,甚至还有自己的亲戚、朋友和父母、子女、配偶。

现代社会中,这种特殊的例子已经很少了,东边某些国家例外,因为哪怕是再不在乎隐私的人,恐怕也不会认为时刻被人监听着是好事情,但现代人却又有各种窥私癖,酒店里防不胜防的摄像头似乎也能说些话题来,我记得早年间我们的社交媒体上处处都会说美国好,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对比与西德,似乎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我们要知道,在斯塔西建立的早几年,另一个叫做中央情报局的部门早已悄然成立。

事实上,任何情报部门都是法外之物,之所以叫做国家安全部门,表面上都是为了国家安全,或者获得情报,实际上干的都是不能明说的事,既然不能明说,就必然不会被公开列入法条,但是专制的间谍和民主的间谍终究还是不一样的,毕竟谁都想要发明出脑控装置来,让人们不用受教育就自然而然的赞成伟大的自己的存在,所以在冷战那段时间,CIA的手段和斯塔西就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了,CIA通过 MK-Ultra 计划想通过 LSD 实验来控制人的精神,结果酿成了很多悲剧。

现代人所认为的很多黑科技,事实上最早得以运用的地方,恰恰是间谍机关,记者采访用的隐藏相机,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间谍工具,大小也不过比一个纽扣大一些。现代人厌恶告密,宁愿被人明着伤害,也不愿意受小人冷箭,这足证明间谍的存在,实在是叫人困苦,古代的时候,人们说他们是特务,可是看看古代特务都干点啥,现代的间谍都干点啥?

我时常也会想,为什么现代社会中,人们对西方的间谍那么感兴趣,对于自己国家的情报部门,却又怀着某种期许,实际上情报机构完全没有兴趣去管平常人干些什么事,毕竟人都可以出国移居甚至移民,而在东德时期,人们甚至想出国都不被允许,如果这样的话,国家的认同,就只有通过价值观教育,也就是让我们认可统一的文化、文明和思想,在此基础上,教育的价值就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同样,其本质和内容就不被允许质疑,因此那些躲藏在戏院、影院里面监看着的文化干部们价值就非常了,不过,他们这些人显然是不会把自己当做是 CIA 特工一样的存在。

女人何尝不是,在国家官方的法律中,你能看到国家禁止色情,禁止妓院,但是捐精的医院里面,为了让你能够早点出来,尽都弄些情趣产品来,间谍机构呢,如斯塔西一类也是想办法控制着一群女人们,一方面不让人们接触色情产品,一方面有用女色去收买和折磨监视对象,人家握有你的把柄,你还能咋呢?中央情报局用 LSD 和妓女们控制实验对象,意图让他们为自己所用,结果是完全没有什么收获,新时代女性是独立了,有了各种权力,可是当需要为国家效力的时候,你是否会奉献自己呢,可是那些教育哪个不是这样说的呢?

标签:你看我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