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旧书杂谈

声明:该文所有内容,都是基于不成熟的观点构成,请勿将其做为严肃作品。

最近有一件事一直叫我耿耿于怀,那就是实体店和线上网店的矛盾,尤其是在书籍出版领域,要知道中国早期网购书籍的重要阵地,主要有大概三四家,一个是 99 书城,一个是当当网,一个是亚马逊,另一个是后来居上的,名字叫做京东,最近这些年随着在店电商的转型,99 书城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当当网也渐渐衰落,而亚马逊直接退出了(大概)中国市场,现在市面上比较大的书籍电商,大概就是京东莫属了。

选择京东,我想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最大的两个理由,无非就是便宜和正版保障,在拼多多上面虽然也有很多书籍出售,但是鉴于拼多多的属性,我们很难说它那里的书籍都是正版的,故而每到年中大促、双十一等活动之际,都会爆出京东与书籍出版商之间的矛盾,根本原因是读者想要得到更多实惠,想要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正版的书籍,所以每次搞活动京东就会推出一系列优惠活动,很多书籍往往会打对折,甚至说是骨折,这样留给出版商的利润就很低,这些人不愿意了。其实最大的市场是读者市场,读书人有的是,问题是大家都太执着于新书、而不太愿意把眼光放到旧书和二手书方面。

不过这两年在经过新冠感染之后,大众的经济都不是很好,我想在读书这块,电子书和二手书、旧书的崛起应该是必然的了。虽然电子书很贵,但是一本电子书用来买一堆书,我们以普通的一个六英寸电子书计算,价格大约在 1000 元以内,这一千元,计算是能买 100 本书,也顶多是留下了一百本书的成本。也就是说如果你有下载书籍的渠道,甚至可以自己制作书籍,用电子书来看,成本价不过是早期的稍贵一些。但是电子书并不是人人都喜欢的,主要是因为电子墨水屏技术对阅读的有影响,体现在响应的迟钝,所以我在这里其实更推荐二手和旧书。

二手书和旧书是有区别的,二手书不便宜,旧书便宜,二手书不一定旧,因为现在的二手书商回收过来的二手书基本都会消毒清理,然后消除一些使用痕迹,重新塑封包装,旧书则不然,一些陈年斑驳的堆放痕迹常见于旧书,二手书买不到三十年甚至更久以上的,旧书却可以,事实上,当你纠结于京东的便宜书不再有供货商愿意让利的时候,可以去看看旧书,说不定还有惊喜。

我买旧书只有两年,当然次数不多,总费用大约有三百多,旧书的价格有高有低,我醉心于历史研究,古代的旧书,很多有电子版本,就看电子版本,现代以及当代的旧书就另说了,因为这些书在某些平台上,比如孔夫子上,往往会有很低的价格,比如一元一本,甚至一毛一本,所以买很多书,也不会花费很多。

我这里有一本 1957 年出版的普列汉诺夫的《论一元论历史观之发展》,还是竖版的,书籍虽然毛边了,但是依然保存得很好,出版至今已经有 67 年了,比我爸爸都要老,我还有一本文革以前,1964 年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论历史科学》,也有 60 年,一个甲子的历史了,书籍保存完好,里面还有一张照片:

el.png

我想,如果单纯是读电子书,大概是找不到这样的东西的,当然了,二手书其实一样,二手书如我所言和旧书的区别是,有一个中间商,在这里赚差价,这个中间商给出的价格,其实并不一定要比类似京东这样的一手书销售商低,但我想对于愿意读书者而言,万一京东坍塌了,也许还能找到一些得书的渠道。

事实上很多书籍的出版,都是为了供研究用的,所以大众不喜欢,像这种学术的旧书,就卖的便宜一些,这让我不禁想到自己研究的东西,其实也都是些边角料,更不值钱了,所以对我们而言,还是多读书为好,其实这两年来有了扫描版电子书的出现,ipad 的价值就开始显现出来了,使用电子版书籍进行批注和阅读,大概是不会感到心痛的,所以近些年来都开始流行电子化学习,电子化办公了,不过我想,像孔夫子这样的旧书店的存在,确实有非常大的价值和意义。

一篇小文,仅作为 6 月开篇。

标签: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