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人民,还是人民

声明:该文所有内容,都是基于不成熟的观点构成,请勿将其做为严肃作品。

大抵中国人,都是有一种心理,越是处在社会的底层,脑子里面就越是有一个皇帝梦。

不过,满清终究是亡了,所以这个皇帝梦变成了总裁梦,你看看这会儿来一个霸道总裁,那边又来一个霸道董事长,且不说这些人的年岁二三十是否合理,做梦就得了。

大众喜欢什么?当然都喜欢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规矩,所以大众喜欢看皇帝纳妃子,清官打贪官,忠官骂骂皇帝,所以现在抖音火起来了,就出现了很多短剧,前些日子还大肆宣传了一波,什么霸道总裁收割外国人的话题,这些内容倏忽出现,不由得让我想到一个简单的问题。

我们现在的文学艺术作品,到底是在为谁服务?

前些日子一些视频平台纷纷下架了一些所谓的炫富视频,有的人表示不理解,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的,传媒意义上,炫富的传播效应是广泛的,你看这几天霸占热门聊天话题的,就少不了王思聪那些风流韵事的炒作,但是像短视频这样的东西,说到底还是文艺作品,是对生活的演绎,既然如此,就离不开一个根本性的价值观问题。

我们的文学艺术创作,到底是为谁服务的?要知道,文艺创作越是离奇,越是能吸引大众的眼球,大众对此当然是喜闻乐见的,但是文艺作品的价值是什么呢?就像我们吃饭一样,不管是满汉全席还是豆汁焦圈儿,能吃饱就是好的,但有人喜欢追求精致,所以人们说食不厌精,可惜的是,越是精细的食物,越有可能引起人的疾病,大众喜欢霸道总裁,当然咯,这可能只是一时的,但仅仅是一时之错,也可能造成整个社会付出惨痛代价,文艺作品的创作目的是什么,是要为人民服务的,是要推动社会进步的,不管有多大的能量,有一点是一点,而不是制造焦虑,放大矛盾。

不过说到底,清官、贪官与皇帝的纠纷总是构成古装剧的一条主线情节,不是前朝的权力斗争,就是后宫的宠位斗争,总是免不了从他人视角去曲解历史,而毫无可供人民中意的代入感。

1942 年 5 月 2 日,中国历史上诞生了一份重要的文件,现在我们都直接叫它《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在这个讲话中,我们不妨引用几句话来谈我们的话题:

第一

人民也有缺点的。无产阶级中还有许多人保留着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农民和城市小资产阶级都有落后的思想,这些就是他们在斗争中的负担。我们应该长期地耐心地教育他们,帮助他们摆脱背上的包袱,同自己的缺点错误作斗争,使他们能够大踏步地前进。他们在斗争中已经改造或正在改造自己,我们的文艺应该描写他们的这个改造过程。只要不是坚持错误的人,我们就不应该只看到片面就去错误地讥笑他们,甚至敌视他们。我们所写的东西,应该是使他们团结,使他们进步,使他们同心同德,向前奋斗,去掉落后的东西,发扬革命的东西,而决不是相反。

可以看到我们早就已经认识到,大众之中存在的缺陷,正是因为有这部分缺陷的存在,我们的文艺创作中少不了如马三立所言“出洋相,出怪声,超刺激”的存在,基于现代科学技术的先进算法,我们对于这部分内容的喜好,越是看得多,越是能看到更多,可以说,研究出现代互联网大数据算法的人,绝对是个人才,但这种人才的存在,对于我们的社会是否具有积极的价值,还是有待商榷的,从现实看,我们在 80 多年前提出的问题,到现在非但没有得以缓解,反而越发严重。

文艺创作的最大问题不是出现几个无价值作品的事,而是当流量和经济利益为这些作品赋能之后,千篇一律,流水线式的生产方式,使得人民被训练为更加矛盾的存在,一方面我们为自己的生活殚精竭虑,有的人可能尚可温饱,却每天都要担心霸道总裁该选择谁作一个中产夫人,实在是叫人头脑空空,无法说出个道道来。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就一直强调要解放思想,这种解放思想,并不是说要胡乱发展思想,而是要把受盲目政治化的思想与教条化的思想转变为接受与时俱进的,进步的思想,但是进步这个东西,也并不意味着有样学样,比如西方人搞个大麻合法化,我们就也跟着搞,或者说西方搞个什么骄傲月,中国就必须要搞个同性恋合法化婚姻。

第二

许多文艺工作者由于自己脱离群众、生活空虚,当然也就不熟悉人民的语言,因此他们的作品不但显得语言无味,而且里面常常夹着一些生造出来的和人民的语言相对立的不三不四的词句。

像这种事,最近这两年的电视剧我们应该感受到了一些,在电视剧里,往往会出现这种画面,要么就是所谓的穷人生活精细,月入两三千,却能买得起数千、数万的奢侈品,住么也是住的不可言说,要么就是独栋别墅,要么就是四合院,要么就是百十平的房子,这些东西就算是租起来,月租万把来块,也不在话下,但这些人偏说自己收入两三千,奇载怪哉。

更有一些电视剧里,充分体现了什么叫做洗白,要知道现代社会的影视剧拍摄,多是有资本方面出钱投资的,想想看,这些人要想以电视剧也就是文艺作品的方式洗白自己的阶级立场,毫不费力,只需要花钱就好了,所以你看这些片子里面,富人、中产阶级、上流社会要么是郎才女貌,要么就是善良仁义,反倒是平民,个个都是奸懒馋滑坏,把无产阶级描绘成荒诞可笑的“流氓无产者”形象,实在是可耻。

从政治的角度出发,我们的话语中处处都有无产阶级、资产阶级这样的说法,但实际上两者的界限该到一定时刻必然是模糊的,所以人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文艺作品中,尤其是影视剧这样的文艺作品,几乎很难再有纯粹的穷人形象,无产阶级不一定都是穷的,问题就是,即便是不穷的,也不像是有可以用无产阶级指代的一群人会出现在电视剧里。

不管是多么热播的影视剧,人们好谈论的,不是这家的公子、那家的千金如何过日子,就是谁家的皇帝、哪朝的君主如何治理天下,弄得个天下长河、处处升平景象,要知道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在不同阶级之间是不同的,资本不断向我们以艺术化的手段展示自我阶级的生活景象,无非是要模糊掉人们对该阶级的斗争意识,这种意识形态的曲折,足以使他们在哪怕是风潮迭起时得以安身立命。

杂谈

还记得早些年我们非常喜欢一部反腐剧,叫做《人民的名义》,虽然片子叫这个名字,不过从电视剧所表现的内容看,无非就是现代版的代天巡狩、权力斗争罢了,冠以人民二字,让人误以为是多么进步的,结果不过是古代君臣权斗批了一层现代社会的外衣,当然人民喜欢看反腐剧,这是因为我们充分认识到我们的社会中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非但是反腐剧,包公戏也有大量的受众,我们的人民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对社会现实的这样一种期待,我们总是盼望着明君和清官,却不曾想过自己为自己的利益去努努力,而总是原意由外部的权力替自己发声和出头,那么表现在文艺作品上,群众喜闻乐见的东西,就越来越格式化。

回到现在流行的短剧,总裁遍地,什么三年之期,隐姓埋名,强势回归,就是一个字——爽,且不用说是什么奶头乐了,就是以一般的理论来看,大众都喜欢的东西,如先人所说,众好之,必察焉,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影视剧实在是没有什么营养,就不说要推动社会的改变或者进步,就是让人产生一些思考,我们都找不到一部两部来。

如此看来,中国的文艺作品的未来,至少是影视文艺作品的未来,在一片资本的干预下,恐怕不会再出现什么能留下历史足迹的好东西了。

标签:文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