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派

论国家意义上的《清史》不该修

也谈谈学术之弊——驳云南大学张轲风教授的部分言论

不要妄想从历史中寻找规律

开拓者的钟表把戏——历史和它的解释

历史存在吗?

一个注定无果的努力——对清史修撰失败的一个总结

一个叫做历史学家的家伙会告诉你准确的答案吗?

有多少人还在读柏杨、余秋雨